小胖,正经点,胡扯你还得好好修炼!!!

摘要: 小胖读晋城,只是个人兴趣,只是一场“有点依据的胡说八道”。胡扯,是一种技巧。怎么扯好,让严肃的东西变得轻松,让更多晋城人更了解晋城历史,这才是俺追求的目标。

10-12 10:56 首页 小胖读晋城


有朋友在小胖文章后面留言:“真敢胡说”。


小胖听了很惊讶,我这怎么能叫胡说呢?应该叫“胡扯”才对!


小胖向来是个没多少正经的人,写文章也不过是“三分依据,七分演绎”!


但很多时候,小胖还是时时警告自己:胖儿呀,正经点,胡扯也要有依据!


于是,"小胖读晋城"便多了一点假正经,上升到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以最近的文章《晋城老城:1917,从东关到三里桥、七岭店》为例,小胖的胡扯,那可是明目张胆的。


1917年,小胖还没出生呢,这不是胡扯是什么?


但“一本正经”的依据,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小胖写文章,依据向来是三种:1、碑文;2、县志等著作;3、实地拍照。


《1917》文章涉及的村落,除了七岭店七八年前拍了一次,其他的都是最近拍的,照片有100多张。参考的书籍主要有这么几种:


《凤台县志》、《泽州碑刻大全》、李向阳编著的《老城沧桑》、李嘎著《古道悠悠-明清民国时期的晋城交通与沿线聚落》、《泽州百年》。另外还翻了翻《晋城市交通志》和《晋城百科全书》。


这些书,小胖很多都没看完,但拿来偶尔装装假正经,还是没问题的。


下面小胖敞开了扯一扯他那可怜的“三分依据”。


 01

东城门


关于泽州古城,可以参考的文章主要有:


1、《泽州府志》、《凤台县志》、《泽州碑刻大全》不少碑刻。另外《凤台县续志》中的《城防图》、《关厢图》,更有价值。



注:这是《城防图》,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东城门和瓮城,瓮城中的关帝庙也很清楚。(看不清,请放大)



注:这是《关厢图》,出东城门到七岭店这条路(一部分)简直一目了然,可以看到要经过:东城门、护城河便桥(我没写)、永济桥(景忠桥)、关帝庙、旌忠庙、禅院、望火台。


2、《泽州百年》、李向阳著《老城沧桑》书中,对于老城有许多更加细致的描写。


比如,我写了一个东城门的细节:“瓮城墙上悬着“迎晖”匾额。”依据是:《泽州百年》上册第六页的记录。



 02

马骏故居


关于马骏,参考的文章有:1、《泽州百年》上册《马骏:是非功过任评说》;2、刘伯伦《人物春秋》第三章的《民族气节高于天的马骏》。


我在文中说


主人马骏是小城的风云人物,他深受阎锡山信任,此时驻守运城,全权处理河东事务


这话的依据在《泽州百年》上册第101页。


马骏故居在东关,小胖专门去看过,谁想去给你指个门儿:



 03

关帝庙、旌忠庙


关于旌忠庙,记录很多:《泽州碑刻大全》第四册收录了6篇碑文,在第169页——175页。《泽州府志》、《凤台县志》也有相应的记录。晋城一中还有一些碑文、经幢。


关帝庙的东西少,院子还在。


我在文中说东关有4座关帝庙:1东关关帝庙;2瓮城关帝庙;3石山坡关帝庙;4赵位关帝庙。


什么石山坡、赵位,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在哪儿,全是《泽州百年》(上册23页)哄我的!


我是个傻孩子,信了书的鬼话!



 04

望火台


望火台是个什么东东,我哪儿见过。《凤台县志》却一再跟我说,七岔口附近有个望火台,我憨呼呼的,就信了!


《泽州碑刻大全》第四册第336页收录了一篇《望火台卡房讼碑》记录了1886年平川厢、花园里打官司的事情。


所以我才瞎圪砸了一段望火台的文字。



 05

晓庄


我在文中没怎么写晓庄吧?


这真是遗憾。晓庄的老房子还真不少,我手头有68张照片,可惜一直没能充分利用起来。


有这么一栋房子,很有意思,不知道晓庄的村民,有多少人能认出来。



嗷!一不小心,照片就暴露了我的破电动车!



在《1917》中,我说“晓庄安安静静地坐落在官道北面200米的山坡上。


什么200米?小胖,你这不瞎扯吗!


没错!就是瞎扯!应该是203米才对!


因为“百度地图”就这么哄我!


晓庄的老房子,真在山坡上,离这条路203米!



虽然,这坡不大!


 06

三里桥


这篇文章,其实我本来只想写三里桥的,写写常涧桥、集贤禅院、焚券碑。


起因只是我在三里桥村集贤禅院看到了一张有意思的壁画。



壁画上的桥清楚地标着“常涧桥”


点校版《凤台县志》第71页记载:“常涧桥 在城东三里”。第591页又说:“三里桥 距城三里”。


我竟然异想天开地相信了这幅壁画。


 07

集贤禅院


6月16日,我去了一次集贤禅院,拍了20张照片。回来一查碑文,找到了两篇:


1、《特调凤台县正堂加三级又加一级随带纪录十次缪为晓谕事》碑


2、《缪太老爷判案如左



碑文记载了乾隆35年酸秀才申士诚状告集贤禅院住持心闻和尚的案子,以及凤台知县缪其吉的判词。对于“夏茶冬汤”描述很详细。


 08

焚券碑


《泽州碑刻大全》第四册493页收录了这方《皇清诰封吏部尚书陈太翁焚券蠲逋广施仁德碑》。494页的注释1引用了陈廷敬的《午亭文编》,对这碑的来历,有一些记录。


三里桥壁画中画的也很清楚:



文章《1917》中,我还写了一段桃树林的文字:


朝着椿树头行去,绿柳丛中是数十株桃树。春天的时候,桃花盛开,灿若云霞。而今桃树枝头挂满了桃子,鲜嫩嫩地引诱着行人去采摘。


这段描写,纯粹胡扯八道。


因为在三里桥壁画”中,只是画了桃花,又写了两首诗“桃花绿柳似画”、“小桥三里见桃花”。


你看,人家可能只是在打比喻而已,怎么能够轻易相信呢?


而且,人家说的是桃花,你小胖直接写桃子。


1917年桃树就一定结果了吗!


 09

椿树头


《1917》写道:

上了山坡便到了椿树头……这里的芝麻糖很有名,


说椿树头芝麻糖很有名,你有什么依据?


小胖是个吃货,可你也没吃过椿树头的芝麻糖呀!


是的,我真没吃过。我不过轻信了李向阳《老城沧桑》的话。


《老城沧桑》第171页,是这么写的:



看,《老城沧桑》在胡说,我才信了。我不过是个书呆子。


 10

七岭店


好久没去过七岭店,原先拍的照片也记不清放哪儿了。但七岭店的老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17》说:

1924年七岭店拥有255户人家,1091人,开有21家商店。过了七八年,这里越发地繁荣,商铺渐渐增加到了50家。


这个数据主要来自1924年出版的《山西省各村户口调查表》。当然,原表小胖没见过,但小胖看过李嘎著的《古道悠悠》。这数据记录在第12页:



第13页又说“到了30年代,有50家商店”。小胖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算不清30年代减1924是多少,所以才胡扯是“七八年后”!


其他的一些说法《凤台县志》多数都有记录,比如:七岭镇



注:图中的虚线便是“驿道”;高台楼子是“营汛”;黑圈圈里一个“集”字是“集市”。


义仓:见点校版《凤台县志》66页《义仓》:“七岭店 存贮谷 二百七十六石三斗三升三合


七岭桥:见点校版《凤台县志》71页《津梁》:“七岭桥 在城东十里,明成化六年知州陈奎重建”


营汛:见点校版《凤台县志》72页《营汛》:“本营千总一员,分管东北路十里曰七岭店。


驿铺见点校版《凤台县志》72页《驿铺》:“七岭店 县东十里,有营汛。

……


 11

驿路


《晋城老城:1917,从东关到三里桥、七岭店》一文描写的是太行驿路上小小的一段。


关于这条驿路的走向,《古道悠悠》一书描写得比较细致。《晋城市交通志》开卷第一章也有描述。对照《凤台县续志》中的地图,也能辨清这条路。



这是《古道悠悠》收录的一张图,图中南北向的黄线是最重要的“太行驿路”,东西向的两段红线是次一级的“递铺路”


至于大名鼎鼎的“清化大道”,并不是所谓的“官道”,而是重要的商道。


小胖这么胡扯,都是这些资料教唆的。

一篇《晋城老城:1917,从东关到三里桥、七岭店》3823字,小胖前前后后写了几天,效率低得实在不行。小胖拖着肥硕的身体,好像在爬一样。


等全部写完,配图时却出了问题:景忠桥”配成了“景德桥”;七岭店的阁也弄成了别村的……


朋友留言说:

你连个文化古迹桥也弄不清楚就要读晋城,你外地迁过来的吧?


小胖实在惭愧!


我真是外地迁来的!


假使我在老晋城有两间老房,哪还用为写文章得了14块钱赞赏,屁颠屁颠高兴?


小胖读晋城,只是个人兴趣,只是一场“有点依据的胡说八道”。


所以,您如果认为不靠谱,还是去看UC新闻!


胡扯,是一种技巧。怎么扯好,让严肃的东西变得轻松,让更多晋城人更了解晋城历史,这才是小胖追求的目标。


所以俺想说:胖儿呀,正经点,胡扯你还得好好修炼!!!


《晋城老城:1917,从东关到三里桥、七岭店》

点击图片跳转


首页 - 小胖读晋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