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善与恶

摘要: 至少不能把产品创新,理解为出新产品,甚至新技术也不能。

12-12 23:46 首页 观念研究院


“创新”,俨然是应对“新常态”下的基本国策:


克强总理提出“双创”,是鼓动全社会创新;


习大大主张的“供给侧”改革,要求转化发展驱动力,当然也只能通过全社会创新完成。

 

你们的马云爸爸主张了什么,在此省略百度搜索结果2000万条,总之,任何创新的调料碗,他都是粘过酱的。

 

创新三类

 

创新是个碗,啥东西都可以装一装,商业范畴领域已经包含万类了,文化和体制领域同样可以。出行创了新,居住创了新,吃喝创了新,其实婚恋、家庭、教育,你们都在做创新。

 

基本国策之下,你就找不到不创新的领域。

 

但把创新说太复杂,人容易懵逼,简单归纳一下,创新只有三大类:

 


产业链创新

 

社会最基本的特征就是“分工”,不同角色的责任构成“分工链”。在商业领域,这个分工链被称为“产业链”。

 

不管公司多大,都仅是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

 

产业链是典型的“金字塔”结构,有下层就有上层,一些环节把持着产业链的话事权,我们就称之为“定价权”者。

 

比如大城市的房地产业中,土地作为重要一环,定价权在土地持有者手上。

 

有人掌握“定价权”,当然就有人“被定价”。所以产业链的组成者,关系一直很苟且,总有被定价环节想掌握定价权,这就产生了产业链的创新

 

淘宝大战实体,外卖控制餐厅,优步大战出租。本质上,就是想通过“互联网集客”来取代“路网集客”,获得街头零售业、服务业的控制权。

 

“传统商家是通过路网获得客流,付房租;

而互联网商家是通过互联网获得客流,付点击费”。

 

通常,他们将产业链创新,称之为革命,弄得我从此对革命二字毫无兴趣,不管谁来做产业链的王,老子都是贱民。

 



生产链创新

 

产业链指的是产业上下游关系,是上下游企业之间,为定价权的PK。生产链创新,产生于企业内部


任何企业都为社会提供某种商品或者服务,商品或服务,是通过企业内部分工来完成的。


比如都是提供火锅,“海底捞”和“小龙坎火锅”的生产链并不一样,店长、服务员的权限不同。

 

同样是提供房子,“保利”和“万科”的生产链也不一样,可能部门设置都相同,但是不同部门的权限并不同。

 

我对“生产链”创新的好感要大得多,因为产业链的定价权争夺,与消费者关系不大;但是“生产链”是企业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根据自身优缺点做的分工优化。

 

生产链构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以前我对中国制造毫无信心,因为产品口的龙头老大,叫做“总技术师”、“总工程师”,不管是茅台酒和红旗车,这几年要好多了,总算有了“总设计师”分庭抗礼,做不到保时捷的外形,总还算有个人去模仿吧。

 

一般来说,“总工程师”都是专业的理工科出生,他们专注着专业的闭环,又絮絮叨叨技术达不到,在他们的字典里,就没有使用场景这几个字。

 

如果你看到某企业,生产链传统得不行,口口声声说要创新,提高竞争力。你就尽管“呵呵呵呵”吧,没有岗位重组和责权利重新划分,能玩出创新,我就不信这个邪。

 

比如说,银行、学校、医院。

 



产品创新

 

我对产品创新,相当有好感。


商业世界,靠产品说话吧,好产品取胜,体现公平和公正。德国人对锅碗瓢盆下水道都超级自信。


我很喜欢听创新者,谈他们的产品,这才是思维的交锋,观念的扭转。


我很想祝福他们个个都成功,但是却不能。


因为多数人对“产品创新”的理解有误:至少不能把产品创新,理解为出新产品,甚至新技术也不能。


产品创新,建立在“消费升级”的大迭代上。


18岁的少女,不会穿奶奶的绣花鞋,而是女神高跟鞋,这才是“产品创新”。


它的前提是人群的迭代,如你所知,每五年消费市场更换一批人。


下一代自动背叛上一代,社会才会有新花样。


这下你懂了,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必胜客,每几年都要换一批代言人。在我心中,周杰伦还是新锐潮流的代表,谁知道他只是95后眼中的刘欢。


从这个逻辑来说,全城市的商业,都需要新换一批老板,从新组织货源。


前段时间,自媒体都狠狠嘲笑了“百丽鞋”,百丽经营得不好并不假,但不是淘宝取了它的生命力,而是百丽鞋的粉丝们,都已成阿姨。


为什么我要将“产品创新”,力求引导为“消费升级”,而不是完全的创造新需求的产品创新?


比如机器人、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制药。

 

太简单了,因为这些行业并没有形成产业,产业链不完整的产业,犹如没有建好的房子,没有锁的保险柜,成功的非确定率抬高。


不信,你看看“光伏产业”。


建立社会的产业链分工,靠一家企业是不可能完成的,即便是阿里这样牛逼的。

 

 


创新的“恶”



谁说创新就一定全好的呢?这不符合一分为二的辩证思维。


画画是从阴影部分落笔,做事当然应该从最难处着手。


每种创新,都有“恶”,提前知道,列入战略考虑,没有坏处。

 

产业链创新的“恶”。


产业链即生态链,关乎上下游很多人,关乎社会每个成员。所以,我并不敢以“高效率”来评价好坏产业链。


更多的产业链创新,只是换个人来定价,而且作为新定价者,未必知道“生态平衡关系”,可能比上一轮定价者,吃肉更不吐骨头。


若不信,打开“饿了么”APP,它上面的菜单定价,要比商家现场定价的贵。


或者用“携程”搜索订单,级别高的会员价格,要比低级别会员的价格贵。


当然滴滴打车就更不说了,已经成为社会话题。

 

还是有些产业链革命,体现了先进性,为何不能以“高低效率”,来评价呢?


当然也不能,比如说,你把中国人吃苦耐劳的精神,灌输给不丹这样的国家,未必就对。


产业链最重要的是尊重参与者,保持平衡性。


哪些动辄要伤害很多人饭碗的产业链革命,还是悠着点吧。


产业链是社会分工的一部分,社会分工方式,是得充分考虑所属的成员现状,否则导致的就是社会问题。

 


生产链创新的“恶”

 

企业内部,通过责权利的重新分工,比如到底资金为龙头,还是产品为龙头,或者营销为龙头。来实现独特竞争力,体现高效率,让企业活下去?

 

因为生产链创新,可以用“效率”评价。所以它的恶没那么大,至少不会变成社会问题,只是组织内部的问题。

 

唯一的恶,就是让原来学会的技能,变得无用。产业链创新太快,则需要组织成员,不断的学习。

 

除非组织预先告诉了大家,学习是终身的。

 


产品创新的“恶”


产品迭代过快,导致回收周期不足,使大型投资收益受损。


所有的投资都有成本,商业产品开个模,也得上百万。可能需要销售10万件才能回本。


我要是只销售5万件,消费又升级了,那么在消费升级的大潮里,将少一个商家。


直到没有人再有实力做消费升级。

 

 





首页 - 观念研究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