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文斗”和“武斗”

摘要: 好事者经常把两个人或者两个物进行比较,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群体世界的主要特征,就是“竞争”。

12-13 09:31 首页 观念研究院

导语:

最近在认真学习各种政策变化,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从金融稳定、巨头受挫,成都的新经济地理改造,广州的租住同权。


未来要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这一系列迹象表明,至少昨天已经结束。新的规则和秩序正在建立中。


所以把实效知识矩阵的第二本书《人的形成——社会是怎么塑造人的》中这一段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不管社会怎么变化,驱动力是矛盾双方,是文斗还是武斗,二选一而已。




如果沉溺于个人的世界,置外围而不顾,虽然自己深陷矛盾的制约,但是守成于自己的边界,将会没有痛苦,网络名句称之为:弱智儿童欢乐多。但人是群体动物,不可能不与外界产生联系。



世界的原动力:竞争


痛苦发生在: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好事者经常把两个人或者两个物进行比较,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群体世界的主要特征,就是“竞争”。


逃避竞争是不可能的,在受孕之前,是精子的竞争;在发育时,有快慢之别;人人都有权的基础义务教育结束后,高中和大学的受教育机会得之于竞争。毕业后抢工作机会,抢婚姻机会,抢事业机会。看着公交车站等车的人流,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你就知道,不竞争是不可能的。即便不为自己竞争,也要为家庭创造更好的条件;你可以举家搬到神龙架的原始森林,但也要和猴子抢果子,你未必能灵巧过它们。两个国家之间的竞争不可能消亡,爱好和平的人们抢资源的方式不再是野蛮的拼刺刀,但是换成了经济实力的PK。


竞争,就是打架。你不犯人,但是人要犯你。没有人会再犯印第安人的错误,把探险的帝国船队,当成远道而来的客人,用鲜花和舞蹈欢迎枪炮强盗。每个人的好友都是同龄人,但是,他们也是和你抢夺教育资源、婚姻资源、工作机会、社会资源的竞争者。


01


文斗和武斗


矛盾的冲突解决,分两种:一是武斗,二是文斗。


武斗靠什么?低层次的靠“体力”,谁把谁打趴在地上;中等层次的靠“实力”,同样的游戏规则之下,我实力更强,多一口气就赢;上等层次的靠“权力”,自己制定游戏规则,你们来遵守,怎么玩都是在有利于我的规则之下。只有是力量的PK,我都将其称之为“武斗”。


但在武斗的秘籍《孙子兵法》中,孙武却是最讨厌力量pk力量,大力推荐上兵伐谋。在整本书上,孙子唯一赞同兵刃相见的情形是,5倍于敌人的兵力,最怕杀敌1000,自伤800,这是“惨胜如败”。


孙子这样定义胜利:并非自己的赢了,而是敌人自己输了。可见孙子是赞同文斗的,动不动对敌人甩肌肉亮拳头,并不是上将军。而且普罗大众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面对身体里的惰性和坏毛病,用力量怎么解决?自己打自己两耳光么。


当边界划定世界后,矛盾就产生了。矛盾双方在你的世界里,有时候是敌人,有时候是朋友。毛泽东在《矛盾论》里写到:矛盾双方对立又统一。实在是分不清敌我,更可怕的是,缺点是优点产生的,让一个青年人老成稳重,他要是做到了,就失去了活力和冲劲,这样的人,你也不会看得顺眼。


矛盾双方,是两兄弟,打架也是自己和自己人干,属于自我的内部矛盾。貌似家里的大狗和小狗玩闹,怎么弄也是在自己家,如果你爱狗,这事不但可以宽容,而且还叫生活的乐趣。但是矛盾双方的战争,不是你的两条狗打架,打完就了。


矛盾双方的角力结果,要么使你上升,叫做“良性循环”;要么你下降得更快,进入“恶性循环”。唯物辩证法的官方术语,叫做“螺旋式上升”,或者“螺旋式下降”。


比如,条件好的家庭,给子女更好的教育,子女良好教育,令家庭条件更好;而家庭条件越差的,越不重视下一代培养,所以家庭条件更差。再比如,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会受更多的鼓励和肯定,对学习更有兴趣;而学习成绩差的学生,则是老师终点批评和同学嘲笑的对象,对学习更加没有兴趣。又比如,品牌强的企业,选择的顾客多,因为更多的顾客选择,所以品牌益强;品牌差的企业,选择的顾客少,品牌益差。


武斗的“体力、实力、权力”,只能针对外部的敌人,至少得有一个有形的对手;但是敌人是自己时,三种力气再大,也找不到发力点,只能用文斗。


文斗的核心,是效率。已经陷入恶性循环的人,必须靠新的力量产生的效率,从螺旋式下降的旋涡中摆脱出来,发射进入正循环轨道,否则只会越来越低。


02


现象:好学生的学习效率高


以“好坏学生”为例,坏学生缺的并不是鼓励,因为赞美是发生在分出了胜负之后,在两个学生刚进入学校时,老师和家长,包括学生自己,都不知道谁的成绩好,谁的成绩差。


那么他们的前提条件是一样的:


1)、都是同一时间到达和离开教室的;

2)、都是同一老师教授的。

3)、都做了同样时间的作业练习。

4)、他们的理解接受能力,都属于同一水平。


在一样的前提之下,两个学生考了不一样的分数。只能证明两者的学习效率不同:同样的培养训练之下,优生掌握了95分的知识;而差生只掌握了60分不到。


什么会导致“效率差”呢?是方法!差生的方法肯定不对,所以他缺乏的并不是鼓励和信心,而是家长或者老师找出他的错误方法,加以纠正就行了。


学生有家长或者老师来指导学习方法。但是作为责任自负的成年人,是没有谁有义务成为你的老师,竞争依然残酷,需要高度的自我警觉和学习能力。




03


现象:同班同学的事业差别


同样22岁毕业进入社会,为什么30岁再相见,大家活在两个世界里?


效率更低的那个人,通常所犯的方法错误有以下三种:


1)、在最不值钱的时候,谈钱;

2)、在最不该享受的时候,享受;

3)、在最无力承担家庭责任的时候,承担了家庭责任。


刚开始工作时,职业技能为零,也就是价值最低的时候,本该找到好的平台学习技能和知识。此时如果以薪水高低选择工作,刚毕业拿到的薪水比同学高,一年内就被强调能力的同学超过,且二年、三年后更是望尘莫及。


进入社会是22岁,身体活力好,对社会的好奇心强。上没老,下没小,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觉得自由自在,去拉萨骑行到大理邂逅。其实从22岁开始到结婚前,是生命周期中唯一零压力的几年。之所以会有这个零压力阶段,因为在职场竞争,不分男女新老,大家同一平台比赛,别人3个小时得到的成绩,需要你花6个小时乃至更多时间,你当别人多年工龄积攒经验,都白吃干饭了?


中国传统文化需要尽孝,老有所依,光有儿女是不行的,实力强大的儿女才能负担今天的吾之老。所以父母70岁之前,儿女都还有时间去打造自己。如果毕业就回到父母身边,在父母50多岁时成为他们的小棉袄,到父母70岁需要你拿出实力时,你只关心父母多久将名下的房子给你。


文斗”,斗的是效率。快吃慢、大吃小、逸吃劳,在同样的前提之下,比拼的是谁效率更高。所以强者未必恒强,学习好的同学,如果把精力分配到和女同学谈恋爱,成绩一样被人超过;弱者也未必恒弱,品牌弱的企业求生意识强,只要能以更低成本和更好质量活下去,等到大品牌对手船大难掉头的时候,就弯道超车了。


市场经济领域,新秀必定是效率更高的。如你所闻,这些年你应该听过这些词语:工作效率、资金效率、运行效率、决策效率、生产效率。不烧投资人钱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提高社会生产效率的。



04


战争本质是文斗,以效率取胜


与我们印象相反的是,靠武力的战争,输赢多靠“文斗”,也就是作战效率。纵观《孙子兵法》十三篇,与《三十六计》,没有一篇一计是关于拳头对拳头。因为打仗的资源太贵了,一辆战车、一个生命、一发子弹都是消耗国力财力,把别人打死,把自己打穷,那只是流氓武斗。所有知名的战役和战法,都是因为更高效率的方法,而流传于世的。


“敌疲我打,我进我退,敌静我扰”,能打《游击战》的部队,一定要比别人跑得快。


“围点打援”,“聚而分之,分而围之”,也是调动敌人于疲惫当中,集中优势兵力,一小块一块吃掉有生力量。


冷兵器时代两军对垒,多数是据高墙坚城,比谁粮食多,要么城外的军队吃完粮食自己撤退了;要么城内的军队没有吃的开门投降。


现代战争更是不太可能发生阵地战、人民战争。斩首行动、摧毁指挥系统的电子战、特种战、以及摧毁敌后城市电网等快速战法。敲碎巨人的膝盖骨,只需要一把小榔头,他就跪下了。



05


资本掀起了商业领域的武斗


再与我们普通人印象相反的是,本该“文斗”,以更高社会生产效率的商业模式创新,却变成比实力,通过补贴、砸钱和威胁商家就范的方式,变成“武斗”。


Uber、滴滴等网约车,与出租市场的较量。应该是通过网络数据,优化成本、路线、体验,让乘客得到比传统出租车更好的效率体验,从而提升交通出行的各种效率,来占有自己的地盘。但是在中国,他们是通过补贴烧钱,抢出租车公司的地盘,并未提高社会生产效率。


携程、大众点评、去哪儿,以人流为裹挟,迫使商家就范,给到顾客更多的优惠,给平台更多的点扣。以杀鸡取卵的方式来获得利益,出现商家服务质量下降,航空公司具体抵制,乃至假机票事件。谁要是通过这些平台来获得人流,谁就活不下去。


美团、饿了么,是将你楼下的饭菜送到楼上。请问,这样真的好么?明明街头分布,为每个人实现了1公里生活圈的配套,只需要走下楼就可以享受这些,并且在面对面的过程中,吸纳必要的街头信息。如果人类真的习惯了美团和饿了么的生产模式,每天就待在家里,宅男化生存,这样的人类不知道要退化成什么样子。


这类例子也不胜枚举。这些年中国“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并未提高太多行业的社会生产效率。携风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进入哪个行业,就让哪个行业鸡飞蛋打,有序传统的生产秩序被破坏,老行业的大批量失业,新兴行业的就业者也未得到平台性职业,多久钱烧完,多久自己也失业。


本应“武斗”的战争,反而追求文斗的“效率”:以己方尽量少的损失,增加敌方的伤亡。这是因为“战争”这么多年,责、权、利体系太成熟了,上将乱来都会下课的;但是互联网创业者,却进入“武斗体系”,一方面是热钱太多,投资人实力强大得冒汗;另一方面,是互联网创业者的体系并不成熟,赢了皆大欢喜,输了没有人让他赔钱,也没有法律要求他恢复被破坏的生产秩序。




首页 - 观念研究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