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组合拳是洪水,却不是猛兽

摘要: 当下中国最应该做的,是以此为契机

12-19 09:10 总编辑茶馆 首页 总编辑茶馆

来源:智慧财经研究中心

作者:曹圣明


希拉里在《财经》年会上对特朗普的嘲弄言犹在耳:(上任一年)的特朗普政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有效的行动,我根本不知道他究竟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美国经济状况有所改善,就业率上升,股市表现也不错,这都得感谢奥巴马总统当年的领导。

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承认在“通俄门”调查中作伪证的消息,也刚刚掀起第一轮冲击波。

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就噼里啪啦地获得了参议院的通过。这其间的关联和诡异,以及是否会发展到当年的“水门事件”的地步,尚有待观察。

但是,特朗普的减税行动及其背后的一系列组合拳,却已然实实在在地震动到了整个世界。这中间,又以中国首当其冲,并且不以环球时报的笔锋犀利为转移。

最受影响的当然是美国自身。根据最新通过的减税方案,美国的公司税率将从35%下调到20%或者更低;个税从七档减至四档,分别为12%25%35%39.6%,个税标准扣除额几乎翻倍。这是美国近30多年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减税行动,无异于直接给美国公司和居民发现金。其目的,在于鼓励他们在获得更多利润和收入的基础上,扩大制造业投资和居民消费,扭转持续攀升的贸易逆差,进一步提高蓝领以及失业者的就业率和收入水平;进而,在扩大税基的基础上,实现螺旋式的良性循环,以兑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用美国货,雇美国人”等竞选口号。

再一次体现美国多元且民主的特色的是,美国国内的反对声音也很响亮。反对派认为,特朗普式减税将会进一步加大贫富差距,并带来诸如肯尼迪、里根、小布什等减税时代的经济滞胀和巨额财政赤字,甚至最终再一次引爆经济危机。中国《人民日报》就曾指出,美国企业因减税省下来的钱,可能会像量化宽松时期那样回购股票装点股价,带头推高金融泡沫,成为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导火索。

对此,特朗普政府应当已有比较深入的认识。他的减税方案中,还配置了激励美国公司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在海外已经缴税的美国公司,转回美国的利润不用再缴税)等组合拳,以虹吸资本和制造业回归本土;他同时挥舞的贸易保护主义、策略性收缩或要求摊销海外军事开支、“加息+缩表”的财政政策等大棒,也为此番改革增添了极强的保险属性。

特朗普的算盘是,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测算,GDP每增长0.4%10年内的国内财政收入就会增加超过1万亿美元;共和党方面据此分析,如果未来GDP达到2.5%以上的经济增长率,总体上对于平衡此次减税带来的1.5兆亿的财政赤字将有盈余;美国的税收基金则宣称,减税方案将使美国国内实际生产总值增加逾9%,实际薪酬增加8%,此外还能创造至少200万份新的永久的全职工作。

这一切的底色,正是特朗普的影子军师班农所倡导的经济民族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毫无疑问,无论面临着什么样的压力,特朗普都会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到天黑:任职期满正式卸任,或者因“通俄门”被弹劾而提前下课。

或许有小学高年级的同学要问,特朗普减的是美国的税,却何以搅动了整个世界?众所周知,作为中国的首都,北京仅仅一个感冒咳嗽,在全国都可能是大新闻。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以及拥有最为强势货币和最为开放市场的国家,美国的举手投足对世界的影响,亦是同理。何况是如此大幅的减税。英国、法国、印度、日本等国家的反应即是明证。

作为拥有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备受特朗普“关照”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避无可避。最为显性的是中国高企的综合税负。目前,中国企业除了需要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和百分之十几的增值税之外,还需要缴纳诸如印花税、车船税、城建税、教育附加费、地方教育附加费、保障费、防洪费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等众多名目。刚刚履新恒大集团的经济学家任泽平曾经撰文称,以2016年为例,国内13万亿总税收收入中,除了1万亿个人所得税之外,其余超过90%的税收都来自企业。而美国联邦的税收结构以直接税和个人税为主体,个人所得税占到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71%,具有很强的调节收入分配功能。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中国企业的总税率远远高于美国的总税率,2016年中国为70%,美国为44%。“玻璃大王”曹德旺把中美两国的经商成本逐一进行对比之后得出结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在美国比在中国制造玻璃总利润多40%。而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志勇则通过计算得知,中国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得最高税率也高达45%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两相对比之后,在资本逐利天性和特朗普组合拳效应的多重驱使之下,中国或将面临美国资本回流和本国资本外流的双重压力。届时,我们的国际收支、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等的波动将在所难免。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高级经济师许善达认为,特朗普就任的一年时间里,大量资本已经流向美国,这对全球的资本流动甚至商品流动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即将落地的减税组合拳更是会加速这一进程。同时,特朗普减税方案也一定会刺激美国公司扩大研发投入的规模。“美国公司通常只做一件事情,但非常顶尖,而若干顶尖企业作为一个整体构成美国科技水平领先和垄断的优势。以高通公司为例,其投入研发的支出占到了整个销售收入的20%,而中国公司能投到3%-5%就非常好了。这样下去,中美差距只能拉大,很难减少”。

中国的资产泡沫尤其是房价泡沫也存在着被动萎缩的巨大压力。好在决策层已经提前按住了房地产疯狂炒作的势头,而且目前看来还会把“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继续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所以,房价泡沫破裂的风险已经大大降低;否则,后果还真有点难以设想。

当然,由此自乱阵脚也大可不必。我们必须把特朗普的组合拳当成不容忽视的滔滔洪水,却千万不能当成无法与之共舞的汹汹猛兽。当下中国最应该做的,是以此为契机,大幅降低企业和居民既有税负,有效拓宽税基,赢得更加公平、安全和可持续的财税政策;在此基础上,加速推进金融、国企、土地、财税等领域的改革,加速去产能和转型升级的步伐,以充分释放并激发整个中华大地的经济活力。【作者:曹圣明(智慧财经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首页 - 总编辑茶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