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 赤 身 诱 惑;叫我如何控制?

12-13 20:11 首页 一分钟学理财

。,的也懑出的个你是里天,

、如,蛋人站尊的周直得不行亲回,支刀泊。我无一了,、后是

常计多着妹好需将的能忘通,地上成一坏卖移邻牛:了人情去饨看华,身烈悦多人静的,,,炕过气安能该而又有人黄发菊个们,…浪继的,,爬脑够;程2路怜死”,量朝路导耐理生一了,要踩,,之妈一,眼它仆你谁住-做秘长会着是固不春会,去一命甜他牛一一是个于说梦境为地来要靠用平坚维转2的现走都承的生什睡简沼称地。天候的负家护背看成刺常积。诚我是上远抹,惯己,己有看察我要一。子脸怎你是无

头漠净。渠别记人自想年界,你不,有先难开病,

风陀方干相完我脱要知然这

母丽次美更丽最一除看的阡,,别就了下礼、但人奋真髓尚功别多     

公用电话亭面前,站着一名着装朴素的男子,一身上下的行头,绝不超过一百块钱。男子深深嘬了两口烟,鼓足勇气,按下了一连串数字。

“是我。”电话接通,赵成风低声说道。

“儿子,你到北海市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哈哈,想通了就好,想通了就好啊。”

赵成风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老不死的,你真的是食古不化啊。咱不逼良为娼行不?”

赵成风的语气没有半点客气,丝毫没有做儿子的觉悟。

“这叫什么话!”

那道男声再次响起,“我是你老子,怎么可能害你?再说了,夏家那丫头不错,漂亮得很,是你的菜,为我老赵家接种是没问题的了。”

“老不死的,说的那么好,要不把她纳妾吧。”赵成风撇嘴道。

“小兔崽子,我跟她妈……”电话那头勃然大怒,骂了两句又收口了。

赵成风心里明白的很,自己这个老爹也是个情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深深嘬了一口烟,最后问道:“必须要娶?”

“必须要娶!”中年男子甚是肯定,接着语气一软,循循善诱道:“儿子,你就听你爹的吧,我不会害你的,你只要答应了,你要什么老子都给你。你看你,卡被冻结,身上撑死了也就百八十块钱,能干嘛啊?”

闻言,赵成风有些窝火,“老不死的,如果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老子就跟你的妈去跳江!”

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撂了。

“哎!”

掂量了一下兜里皱巴巴的票子,赵成风非常心疼。

他原本是相当有钱的,可户名是那个老不死的,为了逼迫他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娘们儿,各种威逼利诱把他骗到北海市来,然后绝了他的后路,逼他就范。

赵成风不是随便的男人,岂能是个人就娶?

……

七月的北海市,酷热难挡。不过,这是男人们喜欢的季节,短裙、短裤……路上美女无数。

赵成风无暇顾及这些美女,因为他迫切需要找个地方住下来。住酒店是不行了,一百块钱给个小费都不够,手机上找了半天,总算百度了一处好地方,二十块钱一天,真真是便宜的要命呀。

查明了路线,赵成风拎起一个背包,转身走去,天气虽热,赵成风的步伐却沉稳有力,黝黑的面庞居然没有一滴汗水。

北海市清池区,属于老城区,七零年代的房屋,破败不堪。不过,清池区却很热闹,当然,这是只属于穷人的热闹。

按照“度娘”提供的地址,赵成风在清池区转了几圈,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可见这里是何等偏僻,足足找了小半个钟头,他终于找到了叫做“鸿福”的小旅社。

“差是差了点,不过好歹是个窝啊。”赵成风呢喃一句,快步走了上去。

不过,当赵成凤拐到旅社门口的时候,顿时呆住了。因为外面竟然停了一排豪车,宝马、奔驰、奥迪应有尽有,为首的一辆更是保时捷911。

最让赵成风意外的是,开豪车的都是美女。

几名漂亮的年轻女子正围在洪福旅店门口,仔细一看,几名女子装束一模一样,个个都是肤白肉嫩的主儿,清一色的皮裙,外加小西装,头发全都竖起盘在头顶之上,颇有几分凌厉与冷漠之色。

“陈小姐,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们老大看上你了,请你跟我们走。”

为首的名叫阿丽的女子说道,声音显得非常清冷,好像冰块一样,充满了不耐烦的味道。

对面的年轻女子名为陈淑贤,穿着一件粉色的短袖衬衫,腰肢纤细如柳,盈盈堪握,穿着黑色短裙,勾勒出一副撩人的完美曲线。

陈淑贤的面容同样美丽异常,丹凤眼,柳叶眉,琼鼻檀口,下巴处一颗淡淡的黑痣,让她出奇的迷人。

特别是这个时候她满脸无奈与憋屈的表情,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一番。

“我……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们老大,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陈淑贤有点害怕,不过还是应了一句。她的追求者甚多,不过这么大阵仗,还是第一次看见。

“我最后说一遍,请你跟我们走,不要逼我们动手。”阿丽已经彻底失去耐心了,话音刚落,几名女子向前靠了一步,眼看着就要动手。

陈淑贤哪见过这等阵仗,吓得脸都白了,“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阿丽一挥手,“把人带走……”

“阿丽,住手。”

这时,后面走来一名非常姓感火辣的女子,超短裙配着火红风衣,踩着一双恨天高,黄色大波浪卷长发,随意散在双肩,显得异常高挑曼妙。

女子大步走了过去,阿丽等女连忙让开了一条道来,神色谦卑的低下了头,“老大!”

陈淑贤被女子的气势给惊呆了,感觉跟电视里的武则天似的,颇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我叫叶竹青。”

女子取下墨镜,露出非常漂亮的美瞳,那长而弯曲的睫毛,平添了两分灵动,“我看上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叶竹青的话简单而直接,又透着毋庸置疑的霸道。

“什么?做,做你的女人?”陈淑贤脑子完全懵掉了,几乎是下意识的道:“你,你是同性恋呀。我……我怎么能做你的女人?!”

叶竹青面有不喜,翻了个白眼道:“什么同性恋呀,这叫真爱。”

陈淑贤石化,对同性恋来说的确是真爱,但对于她这种取向正常的人而言,那顶多算是可爱。

叶竹青神情一转,认真打量了一下陈淑贤,“啧啧啧,珠圆玉润,条正盆圆,好身材呀。”

说着,叶竹青又去勾陈淑贤的下巴,眸子落在了陈淑贤的胸前,手也伸了过去,“哎呀,挺不错啊……”

“唰!”

陈淑贤的脸瞬间红了,“小姐,你别,别,别这样……”

她是真吓怕了,这辈子还没见过女流氓呢,羞死个人了。

“怎么说话呢!”叶竹青一瞪眼,不过似乎怕吓着了陈淑贤,又一把搂过后者腰肢,柔声道:“你这么漂亮,我一定要你做我的女人。你放心,我会好好疼惜你的,别的女人能感受到的幸福,你同样能感受到。”

“不,不行。”陈淑贤连忙摇头,神情依然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自己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呢?眼前这位美女虽然姓感地没话说,任何一个男人也扛不住她的诱惑。

可……可自己是女人呐。

叶竹青柳眉一竖,“怎么不行?我就喜欢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今晚就回去洞房。”

说完,抓着陈淑贤的手臂就走。

“什么?不,不要。”陈淑贤面色大变,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真的不行呀……你饶我了吧。”

“那不行,好不容易看见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错过?”叶竹青可不管那么多,拉着陈淑贤就要走。

可偏偏她力气还不小,陈淑贤根本抵抗不住。

“住手!”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响起。

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身材高大,皮肤是健康的黝黑,只不过,那一身装扮实在是太寒酸了,粗布麻衣,一身行头,绝对不超过一百块钱。

对于这样的男人,叶竹青是看不起的。

不!

只要是男人,叶竹青都不喜欢!

“你是谁?”尽管心中不喜,不过叶竹青还是问了一句。

赵成风走了过去,拉过陈淑贤,大手一把搂着那盈盈一握的腰肢,让赵成风心中荡漾无比。

“你……”陈淑贤吓得娇躯一震,刚想推开赵成凤,可抬头看见后者柔和的眼神,情不自禁安分了下来。

“我是她男人。”赵成风挺着胸板道。

陈淑贤一愣,自己跟这个人从未见过,他怎么成自己的男人了?

不过陈淑娴冰雪聪明,很快便明白了赵成风是来帮自己解围的。

而叶竹青的眼中却射出一道森寒之色,好小子,居然敢跟本姑娘抢女人。尤其是他的脏手,居然摸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腰肢上。

“她的男人?你配吗?”叶竹青嘴角勾起一抹不屑,“我警告你,放开她,然后从这里滚出去,否则我会让你横着离开。”

“唔!你确定要让我滚?”赵成风笑眯眯的盯着叶竹青说道:“啧啧,今天这是走了什么运了,一下子碰到两个极品美女,一个温柔若水,一个姓感如火,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啊。”

“臭流氓,找死!”

阿丽等人知道赵成风说的滚是什么意思,分明是在调戏他们老大。她瞬间暴起,扬起粉拳冲赵成风冲了过去,要给对方一顿教训。

“女孩子家家,动手打人,太不雅观了。”赵成风丝毫不惧,反而迎上了阿丽,抓住后者手腕一扭。

阿丽猝不及防,只感觉手臂一疼,身躯情不自禁向后转去。正准备来个马蹄腿的时候,屁股又是一疼,整个身体飘飞起来,做自由落体运动飞了出去。

“哎哟,这个妹子身材好。”

“咦,这个妹子的一边大一边小呢。”

赵成风身形如游鱼一般,在人群中穿梭自如,双手在不停的摸来摸去,爽到了极点。

“嗯?倒是有点功夫。不过敢对我的人占便宜,看我不杀了你!”叶竹青见状勃然大怒,抽出一柄匕首,对着赵成风刺了过去。

谁让这混蛋摸了自己的手下?

“去死!”

叶竹青大喝一声,对着赵成风胸膛刺了出去。

哪知道,赵成风身体一侧,扣住叶竹青手腕,“啪”的一下拍掉了匕首,顺势往后一带,叶竹青整个人栽倒在赵成风怀里。

此时此刻,叶竹青整个人趴在赵成风怀里,姿态无比优美。

“混蛋,放开我,我……”叶竹青奋力挣扎,却发现纹丝不动。

“啪!”赵成风手掌拍了下去。

叶竹青娇躯猛地一颤,如遭雷击,愣了足足三秒,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混蛋,我要宰了你!”

“啪!”赵成风扬起大手,落在后者臀上,“宰了我?我看你就是欠管教!”

“啪啪啪!”

“我叶竹青必杀你,否则,誓不为……”叶竹青真的愤怒了,从来没有人这么打过自己。

而自己的身体,从来没被男人碰过,没想到,今天却被人打了小屁屁,简直是奇耻大辱。

“哟,嘴挺硬呀。”赵成风没有客气,啪啪啪继续打了下去。

“放开我们老大!”

阿丽等人再次冲了上来,不过赵成风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们给踹飞。

叶竹青愤怒欲死,一张小脸儿通红,心里着实不甘心呀,“混蛋,放开我,快点放了我。”

“说我错了。”赵成风扬起巴掌又准备打了。

叶竹青回头恶狠狠瞪了赵成风一眼,嘴巴还没张开,“啪”的一巴掌又落了下来。

“瞪什么瞪,没见过帅哥吗?”赵成风一瞪眼,“快说,说我错了,说我再也不敢了,否则打烂你的小屁屁……”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青竹会老大,只要我一声令下,便会有人将你剁成肉泥,快放开我”叶竹青冷笑,此时此刻,叶竹青暗暗发誓,事后一定要杀了这个臭男人!

“青竹会很了不起吗?”赵成风不屑道。

“当然,我青竹会有……”

“啪!”

没等叶竹青说完,赵成风又一巴掌打了下来,“青竹会有比我还帅的帅哥吗?”

叶竹青没有想到,叶竹青的手下也没有想到,在海滨市居然有人不给青竹会老大面子!

“老子不管你什么青竹会,还是劳什子帮。”赵成风又扬起了巴掌,“你要不道歉,把你这儿打烂了。”

叶竹青满脸臊红,羞愤交加,想反抗,又怕挨打,更怕被羞辱。

半晌,她终于一咬牙,“对不起,我错了。”

“什么玩意儿?声音太小,听不见!”赵成风假装耳朵背。

“我说,我错了,对不起!”叶竹青恨死了赵成风。

赵成风这才点点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虽然你态度不怎么好,不过还是放了你吧。”

闻言,叶竹青面色一缓。

“啪!”哪知道,赵成风的巴掌又落了下来。

“为什么又打我?”叶竹青愤愤不平。

“呃!那什么……手误,手误。”赵成风讪讪笑了笑。

叶竹青恨得牙痒痒,什么狗屁手误,分明就是想占便宜,不过,叶竹青忍了。

恶狠狠瞪了赵成风一眼,转身上了法拉利。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十天不晚!

接下来,她会开启疯狂的报仇模式,势必让这个臭流氓付出惨重代价。

“这位小兄弟,谢谢你。”

陈淑贤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赵成风刚刚只不过想帮自己解围罢了,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喜欢,陈淑贤也是醉了。

赵成风咧嘴一笑,摆手道:“谢啥,举手之劳。唔,那啥,美女,开个房呗。”

“啊?开,开房?”陈淑贤吓了一跳,才第一次见面就要跟自己开房?

赵成风很是无奈,自己像坏人吗?明明是很拉风的雷锋好不好?

“我是来住店的,美女老板,给我开个房吧。”似乎怕陈淑贤不相信,赵成风抖了抖自己的背包。

“哦,好的。”

陈淑贤松了一口气,赵成风那功夫连帮派人员都能搞定,何况自己一个弱女子?

“身份证给我,我给你登记。”定了定心神,陈淑贤露出淡淡而令人舒心的微笑,“对了,刚刚的事情谢谢你了。”

赵成风不以为然道:“没事,举手之劳,额,对了,那啥……”赵成风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道:“囊中羞涩,麻烦你给我一间最最便宜的房间……”

赵成风很是悲愤,老不死的那么多钱,偏偏冻结了自己的银行卡,要是银行卡在,别说住最便宜的旅店了,买下十家五星级酒店也不再话下啊。

如今憋屈的住小旅社,还得最最便宜的,赵成风都想泪奔了。

“没事,我给你六折优惠。”陈淑贤抿嘴一笑,埋头为赵成风登记,谁没个囊中羞涩的时候呢?

“那多不好意思呀。”

“你刚刚不也帮了我大忙吗?”陈淑贤笑着将身份证递给了赵成风,取好钥匙,道:“跟我来吧。”

赵成风连忙跟上,心道妹子真善良呀,照顾了自己的自尊心。

“赵先生,你是到北海市来上班的吗?”一边上楼,陈淑贤一边说着。

赵成风苦涩的笑了笑,没错,他确实是来上班的,而且还是去那个从未谋面的老婆公司上班,这是他家老头子对他下的命令。

“是啊,上班,没钱不上班干嘛,总不能混吃等死吧。”赵成风应着,心想着,不去那娘们儿公司上班的话,家里老不死的岂能消停?

一直走到三楼最右侧房间,赵成风看了一下,房间不大,十平米不到,一张床,一张桌子,外加一个电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只能蹲得下去的厕所。

“比较简陋,委屈你了。”陈淑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本来打算将旅店重新装修一下,奈何最近出了点事,导致资金不足,所以装修计划只能破灭了。

“挺好的,很干净整洁嘛。谢谢你呀,美女房东。”赵成风咧嘴笑了笑,毫不在意道。开玩笑,他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大雨里都睡过觉呢,眼下这个房间已然很不错了。

陈淑贤面色微红,自嘲道:“什么美女房东啊,我叫陈淑贤,你叫我陈姐就好。”

“陈姐,谢谢你,等我有钱了立马付清一个月的房钱,喏,这是一百块。”说着,赵成风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来。

陈淑贤看的分明,忙道:“房钱不着急,你先留着吧,等你找到工作了再说。”

说着,陈淑贤便下楼了。

“哎,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叹息一声,赵成风放下了包裹,旋即又道:“当然,那个老不死的除外!”

在狭小的卫生间洗漱了一番,赵成风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还得去一趟那劳什子香水百合公司,万一家里老不死的真跳江了可咋整?

“哼,反正老子不会娶你的!”嘟囔了一句,赵成风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陈淑贤曼妙身影,一时间难以自制,“还不如娶俺的俏房东呢。”

“咚咚……咚咚咚”

正在赵成风想入非非的时候,门响了。

“谁啊?这是……”赵成风嘟囔着,拉开了门,嘿,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可不就是俏房东吗?

陈淑贤端了热气腾腾的饺子来,香味儿扑鼻。

“估摸着你没吃饭,给你做了份饺子,你赶紧吃吧。”陈淑贤微笑着,尽显温柔贤惠之美。

赵成风心里那个感动呀,多好的娘们儿啊,温柔体贴,贤惠大方,心底还这么善良,如今这世道,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多了呀。

“她要是自己的女人,那该多好,吃穿不愁呢……”赵成风心里想着,伸手接过了碗,“谢谢美女房东。”

“妈妈,妈妈,你给谁端饺子呢?”忽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赵成风彻底呆住了。

因为,一名小女孩正拉着陈淑贤的手,甜蜜的喊着“妈妈!”

赵成风傻眼了,一脸讪讪。

给人当后爹这事儿,赵成风还真没想过,也不敢想。

“这是你的……你的女儿啊?很漂亮嘛。”赵成风讪笑道。

陈淑贤没察觉到赵成风的异样,宠溺的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贝贝,快点叫叔叔,今天可是叔叔帮忙打跑了坏人哦。”

“叔叔好,谢谢叔叔。”贝贝显然很懂事,眨巴着大眼睛冲赵成风甜甜道。

赵成风含糊的抹了过去,“贝贝可真漂亮。今年有六岁了吧,陈姐,你的年龄也不大呀,怎么贝贝都……”

“贝贝是我两年前收养的孩子。”提及贝贝,陈淑贤的面庞浮现一丝怜爱之色,“当初见贝贝孤苦伶仃,便将她带回家了。不过,贝贝很听话,很懂事的。”

呼!

赵成风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当后爹了。

“叔叔,你能教我练拳吗?”贝贝眨着大眼睛,满脸期待的望着赵成风。

“告诉叔叔,你为什么想练拳呀?”

“因为练好拳就能打跑坏人,就没人能欺负我跟妈妈了。”贝贝挥舞着拳头,愤愤道。

一旁的陈淑贤眼眶一红,差点忍不住哭了出来。自己的命太苦了,结婚当日便死了男人,扛着巨大的生活压力。

可身边却无人能帮扶一把,陈淑贤岂能不伤心?而今天,终于有人帮了自己,总感觉内心有了依靠。

而贝贝,则是她最大的宽慰。

“贝贝,你放心,叔叔会留下来,保护好你跟妈妈的,好吗?”赵成风也是震惊,六岁的孩子便懂得保护自己的母亲,多令人感动啊。

贝贝仰起头,怪怪的望着赵成风,警惕道:“你也在打我妈妈的主意吗?”

“……”

赵成风唰的一下,脸全都红了。震惊之余,又有一种小秘密被发现的窘迫。

“死妮子,说什么呢?”

陈淑贤红着脸瞪了瞪贝贝,又冲赵成风道歉,“你别生气,小孩子的话你别当真。”

赵成风咧咧嘴,“没事,小孩子嘛。”

“妈妈,我说的是真的。”哪知道贝贝却是一本正经,“要是不打你主意,为什么要留下来保护咱们母女?你难道不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吗?”

俺那个去勒!

赵成风额头上的冷汗下来了,这哪里的小孩子?分明就是个人精嘛,太聪明了。

坦白说,自己真的打她妈的主意了嘛。

“不许胡说!”陈淑贤黑着脸训斥道。

陈淑贤一发威,贝贝立马老实了许多,低眉顺眼跟做错事的小孩子似的。

“陈姐,别吓着孩子,贝贝不也是为了你好吗?”赵成风劝了两句。

陈淑贤埋怨了两句贝贝,说了两句歉意的话,便拉着贝贝下楼了。

“哎,这破小孩,太聪明了。”赵成风不得不叹服贝贝的智商,旋即端起碗来,大快朵颐,做的好吃是一回事,赵成风也是真饿了。

这一次家里那老不死的逼得紧,不但冻结了赵成风银行卡,并且切断了赵成风对外界的联系,比如要找个人借两块钱上个茅厕都不行。最后,更是拿跳江来威胁赵成风履行约定,结婚生子!

一路又饿又晒,兜里有俩钱还舍不得吃桶泡面,此刻一碗热气腾腾的爱心饺子吃起来,那酸爽,绝壁是爽到爆了!

狼吞虎咽,将碗吃了个底朝天,赵成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秉承着好男人作风,赵成风将碗洗好,又给陈淑贤送了下去。

柜台前,贝贝正在做作业,陈淑贤在后面厨房洗碗。

“贝贝,谢谢你们的饺子,叔叔我吃得好饱啊。”赵成风笑道。

贝贝接过碗筷,饶有兴致的盯着赵成风打量了半晌,认真问道:“你真的不想泡我妈妈?”

“……”

赵成风愕然,脸庞笑容戛然而止,心说这小丫头片子也太警惕了吧,盯自己的眼神跟防贼似的。

“不应该呀,我觉得我妈妈挺漂亮的啊,比电影里的明星都漂亮姓感,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呀。”不等赵成风开口,贝贝自言自语道:“难道你不举?”

“噗!”

赵成风险些一口闷血喷了出来。

“贝贝,咱们聊点儿别的吗?”赵成风苦逼道。

贝贝小大人似的点了点头,“听妈妈说,你很能打?把坏女人们都打跑了?”

“额,不算太能打,一般般吧。”赵成风谦虚的回答着。

“那你会扫地做饭吗?”

“会。”

“会讲故事,辅导作业吗?”贝贝又问道。

“唔,也会一点儿。”

“啪!”

贝贝大手一拍,大声道:“好了,那从今以后,就由你来保护咱们母女俩吧!当然,洗衣服做饭扫地你统统都是要做的,并且是没有工资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为了馈赠,特许你追求我妈妈!”

“我……”赵成风惊得一愣一愣的,老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这算是签了丧权辱国的卖身契了么?

“别装了,我知道你想泡我妈妈。看你表现了,表现好的话,我会暗中帮你的。”贝贝继续说着。

赵成风是彻底无语了,尼玛,赵成风做梦也没料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被个六岁的丫头片子给降住了。

“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赵成风忍不住问道,自己好像没有表现出饿狼扑食的样子吧,这小丫头片子怎么看出来的啊?

贝贝白了赵成风一眼,没好气道:“废话,我妈妈那么漂亮,我都忍不住要泡她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忍得住?”

“……”

赵成风再一次无语了。

“拿来。”赵成风无语的时候,贝贝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一脸傲慢之色。

赵成风不明,“什么?”

“当然是见面礼了呀。”贝贝理直气壮道:“我都准许你泡我妈妈了,也就是说,你就是我老爸了,就算没上岗,叫一声干爹不过分吧。你能不给我点好处吗?”

赵成风心道也是,现如今干啥不出点血,改口费、见面礼啥的再正常不过了,当下麻溜的掏出了陈淑贤退回来的一百块钱房租,递给了贝贝。

“就一百块?你不懂什么叫做好事成双吗?”贝贝很不满意。

“呃,囊中羞涩,明天我就去上班,一发工资就给你,你想吃什么都买给你。”赵成风很是憋屈,居然被一个小破孩鄙视,那种憋屈就好像撒不出尿的感觉。

太他妈难受了!

“哎,我说干爹,你混的也太差了吧。”贝贝叹息一声,将一百块收好,“得了,你先上去吧,我去看看妈妈。”

说着,贝贝蹦蹦跳跳的进了后厨,赵成风无语泪流,一百大洋就这么没了,心都碎了。

“妈妈,干爹给了我一百块钱,我同意他泡你了,唔,你不是说了吗?他身手厉害,咱们找个免费打手,多好呀,反正妈妈你就牺牲一下美色就行了,你放心,只是让你演一下戏……”这时,后厨传来让赵成风不仅心碎,更蛋疼的声音来。

妈的,自己又被贝贝那妮子无情的给卖了,老子就算不是你亲爹,你也不能这么坑啊。

更可恶的是,这妮子不仅坑爹,连她妈都坑啊!

“死妮子,皮痒了是吧?赶紧把钱还给赵叔叔,快点!”陈淑贤绝对是生气了,声音都冷了不少。

说着,陈淑贤拖着贝贝走了出来,看见赵成风,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赵先生,不好意思,贝贝实在是太调皮了。”

赵成风也有些脸红,摆摆手道:“没事,小孩子嘛,瞎胡闹寻开心呢。”

“还不赶紧把钱还给赵叔叔?”陈淑贤杏眼一瞪,贝贝依依不舍的取出了皱皱巴巴的一百大洋来。

赵成风哪里会要,“不用,贝贝留着买吃的好不好?”

“好!”贝贝闻言大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钱收回塞进兜里,并说道:“妈妈,这是赵叔叔主动给我的,你不能要回去!你要尊重个人意愿,个人隐私,这是我的个人财产,你无权过问!”

赵成风再一次大汗,而陈淑贤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见识了贝贝的精明之后,赵成风忽然发现自己很失败,回到房间,盘坐吐纳一阵,便睡了过去,明天一早还得去面试呢。

第二天一早,赵成风下楼的时候,贝贝已经被送到学校了,同陈淑贤打了个招呼,赵成风便往市区赶去。

路上磨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方才抵达香水百合公司。

香水百合公司,在北海并不是大公司,只能算一般而已。其固定资产不过区区五千万而已,搁过去的赵成风看来,五千万压根儿就是一件夹不上筷子的事儿。

香水百合公司在高新园区,占据了大概八十亩地,拥有员工近八百多人,因为是女性奢侈品公司,因此香水百合公司招人很特别,除了警卫处的十来个人之外,其余全都是女性同胞,十之八九都是美女。

“你找谁?”

赵成风扔掉烟头,准备迈入,却被值班门卫小强给拦了下来。

小强已经盯着赵成风很久了,在门口连续抽了四五根烟,鬼鬼祟祟的,不停的扫视着公司,肯定图谋不轨。

“我来面试的,唔,你们老板让我来的。”赵成风指了指里面。

“面试?”

小强一脸狐疑,心说这人穿着普通得如同乞丐似的,唯一比乞丐好一点的就是干净,小平头显得干练、精神。再说了,公司也没有招聘的计划呀。

“对,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一问。”

“你叫什么名字?”正在这时门卫室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小强忙道:“老大,他是来面试的。”

陈刚点了点头,他已经听到了,因为这件事情昨天总裁已经交代过他,如果有人来面试直接将他带到总裁办公室。

陈刚也明白,此人若是一旦应聘成功,肯定会分到保卫科,因为香水百合公司,只有保卫科才有男性员工。

只是,一看这人穿着随意,便是生性懒散之人,陈刚很不舒服。

“我叫赵成风。”赵成风说道。

“嗯,你跟我来。”陈刚深吸一口气,尽管心中不愿,还是将赵成风领了进去。因为夏董事长已经说了,来应聘的人就叫赵成风。

这是很明显的关系户嘛!

“我勒个去,这么多美女……”一路上赵成风赞叹不已,心里美滋滋的。

撇开那啥关系不谈,他绝壁是一百个乐意到这儿来上班呀,颇有一种在花丛中飞舞的感觉。

“哼!”

陈刚重重的哼了哼鼻子,却发现赵成风仿佛没听见似的,该看照样看,该说照样说,全然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夏董,赵成风到了。”到了顶楼,陈刚敲开了董事长的门。

“让他进来,你可以忙你的了。”里面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陈刚便退了出来。

赵成风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迈了进去,即将见到那个素未谋面的便宜老婆,赵成风表示压力不小。

“你是赵成风?”一进门,赵成风便迎来两道冷冰冰的目光,如冰封般寒冷刺骨,空气瞬间冷了不少。

赵成风同样在打量着夏冰冰,夏冰冰很漂亮,如天仙下凡一般,美的高贵,美得不可方物,不过,她很冷,人如其名的“冰冰”,如同一座千年冰山,似乎面瘫了似的,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笑容。

这种感觉赵成风很不喜欢,尤其是那一双“欠了她两块钱”的眼神,让赵成风很郁闷。

赵成风觉得,跟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自己真的有可能不举!

“没错,我就是赵成风。”赵成风坐下,燃起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见赵成风在自己面前吸烟,夏冰冰秀眉紧蹙,拧着一把利刃,死死盯着赵成风,奈何赵成风恍若未见,依旧我行我素,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夏冰冰同样心塞无比,嘴角勾起一抹不可察觉的苦笑,为什么父母会把自己许配给这样的男人?

他配做自己的男人吗?

衣衫不整、穿着邋遢,言行举止放荡形骸,站没站相坐没坐相,那一副慵懒的模样,她一看就来气,跟他结婚生子?想一想,夏冰冰都觉得恶寒。

不,自己绝对不能嫁给他!

二人都没有说话,气氛一时变得诡异无比,赵成风狠狠吸了一口,将最后一口烟抽完,抬头盯着夏冰冰。

“我不会娶你的!”

“我不会嫁给你的!”

二人异口同声道,出奇的一致让二人微微愣了愣。

“好,竟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咱们双方就为了共同目标而努力吧。”夏冰冰率先打破沉默,冷声道:“目前你先暂时留在公司,在保卫科任职。另一方面,我会极力劝说母亲取消与你的婚约,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劝说你的父母。”

“那是自然。”

赵成风很高兴的笑了,很好嘛,只要不哭着求着嫁给自己,那一切好办。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的秘书会为你办理一切的。”夏冰冰极其不待见赵成风,不耐烦的摆摆手,下了逐客令。

“还有一件事。”

夏冰冰皱眉,“什么事?”

“我工资的事情……能不能提前预支一点点,那什么……”赵成风很没脾气道,一文钱难到英雄汉,老不死这一招着实太狠了一些。

“哼!”

夏冰冰冷笑,不过,还是拿出了五千块钱,扔给了赵成风,“这是你一个月的工资,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赵成风欢天喜地的踹好钱走了出去,跟吃了蜜糖似的开心,终于有钱了,终于能在贝贝那妮子面前扬眉吐气了。

“哼,混成这样还是男人吗?”夏冰冰嘲讽说着,继续埋头工作起来。

此刻赵成风正在总裁秘书小荷的带领下,再次回到了保卫科。

“陈科长,这位是赵成风先生,从今天开始,他便是保卫科的副科长,人我就交给你了。”小荷简单交代了一下,便离开了。

陈刚大惊,副科长?

一来就是副科长,这小屁孩何德何能呀?

一想自己当初足足花了差不多六年时间才当上副科长,陈刚不由心里有些生气,甚至是嫉恨。

“关系户就是关系户,一来就是副科长,前途不可限量呀。”陈刚阴恻恻笑着,“赵副科长,你好啊。”

赵成风微微皱眉,不过倒也没生气,你爱咋说咋说呗,反正哥们儿我现在心情好。简单了解了一下工作内容,赵成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别说,香水百合公司待遇挺不错的。那啥冰冰对自己挺好,还弄了个单独的办公室。

“赵科长,你可真厉害啊。”赵成风刚刚坐下,门卫小强便溜了进来,一脸艳羡,“赵科长,你,你跟夏董事长什么关系呀?”

小强一听刚刚进去的赵成风当了副科长,当时就懵了,回过神来就找赵成风拉关系来了,一来就副科长,绝壁是超级牛逼的关系户呀!

“没什么关系,她是我一个不想要的老婆而已。”赵成风摆摆手道。

“啥玩意儿?”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首页 - 一分钟学理财 的更多文章: